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学籍裁定

*弹丸论破设定


*妈了个鸡!学籍裁定太他妈适合调情了!


*食用愉快


讨论时间,静雄显得有点烦躁


又是一起新的死亡事件,这次受害者是那个茶色发色的少年,虽然在这个校园里杀人与被人杀都一样稀松平常。可是这次静雄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并不是因为这个茶色发系的少年有多强,死了让他多么惊异 而是因为凶手的手法。

完美的仿佛一件艺术品,让人找不到一丝线索。


凶案发生时间大概是晚间11点到凌晨1点之间,那是熄灯时间,全校断电并且所有人(除了受害者和凶手)都处于深度睡眠状态,于是没有人发现第一现场,又因为那时所有人(除了凶手)都单独待着自己的房间,所以每个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据,换言之,人人都很可疑。


虽然也尝试的想让新罗检查尸体,可是要在那点自由时间里把尸体从巧克力酱里捞出来并且处理干净几乎是做梦。


然后又是现场找不到一点证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找不到凶器就仿佛凶手是徒手杀死被害着一样。


不可能犯罪


静雄最终在自己脑袋里敲定了这个名词,然后随着自己的直觉讲目光投向那个站在自己对面的黑发青年身上。


根据他的直觉,这种搞不清的事情99%都和站在对面那个家伙有关。而剩下的百分之一……如果静雄相信的那么静雄和那个家伙大概会相处的更好些。


“死跳蚤!这是你干的好事吧!”


“哎呀呀,为什么?小静,怀疑人是要证据的~”


“因为我在现场闻到了跳蚤味!”


“真是无理取闹的欲加之罪啊……”


临也看似困扰的揉了揉他的一头黑发,并且离开自己的审判席缓缓走到静雄身边。


“小静~”


他努力踮起脚尖,努力让自己可以可以和静雄平视。用只有静雄的声音喃喃到。


“哎呀呀,因为小静你没来由的乱猜大家可能都会死掉也,而且就算小静你猜对了那么我就会死掉了。”


“所以啊~小静你——”


即将落下的夕阳落到了临也的背后,将欺诈师的影子拉的显得无比巨大。


“还会坚持你那毫无理论的乱猜吗?”






【END】



评论(2)
热度(10)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