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泪撒天堂



【md不知到自己在干啥】

【老年痴呆年轻嘚最萌了】

【配合泪洒天堂食用口感

更佳】

附赠歌词 Would you know my name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见你

Would it be the same

你我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见你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我必须坚强、坚持下去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因为我知道我并不属于天堂

Would you hold my hand

你会握我的手吗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见你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你会扶我一把吗

If I saw you in heaven

如果我在天堂遇见你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我会找到度日的方式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因为我知道我不能留在天堂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时间使人消沉

Time can bend your knees

时间使人屈服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时间使人伤心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你是否向它求饶

Begging please

求饶

Beyond the door

在那道门后

There's peace I'm sure

必定是一片祥和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而我知道将不再有人

Tears in heaven

泪洒天堂


【食用愉快~\(≧▽≦)/~】

————————————————

正文

【我爱你,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医院某间重病病房,一名黑发少年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的身边是一堆大大小小的仪器,身上也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管子。看上去就很疼。

“小静,你又来看我啦。”

黑发少年看着推门而入的鎏金少年,一脸恶劣笑容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

“帮我把这些东西给解了吧,夹着我好痒啊”说罢还嘿嘿的笑了两声表示自己真的很痒。

“不行,还有给我放弃那个可笑的称呼。”被黑发青年称作小静的鎏金发色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手中的购物袋。

“今天的是全麦面包和牛奶,给我乖乖吃掉”

“啊啊啊,又是这些东西啊,最近这种我吃的都是这些啊!换个口味好不好,小静,我都要吃出鸟来了啊!”

“哼”

被称作小静的男子从鼻尖哼出一个意义不明弹音节后默默走到窗边点上一支烟。

“死跳蚤,赶快给我好起来,让我不爽起来好可以揍你啊。”

朦胧的烟雾里,金发男子用只有自己听的到的声音喃喃自语。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今天,池袋的干架傀儡遇到感觉到了此生最大的无力感。

  和往常一样,他拎着和往常一样的装有牛奶和面的食品袋走进黑发男子的病房,正打算摆出一张臭脸对病床上的死跳蚤说给我起来吃饭啦,然后在和往常一样一口一口喂那个已经几乎不能动了的跳蚤的时候。

“你好……请问……我见过你吗?”

躺在病床上的少年冲静雄投来这样的问候。

脸上是虚伪的笑容,就像是骗帝人时那样。

平和岛静雄心里一凉,头一晕就倒在了地上。

他明白……临也已经忘了他了。

他人生中头一次这么无力。

仿佛天塌地陷。

那般……

无能为力。 【在天堂,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吗】

仿佛为了配上此时的悲伤气氛,雨从墨色天空淅沥的落下,沉默的打到那块黑色的墓头,有溅到那件那件黑色的酒保服身上。

折原临也死了,脑衰弱而死。已他最不可能的平凡方式去了。

虽然早在临也忘了他时有新罗就告诉过他临也不行了,可那是他只是呵呵的笑

“那个死跳蚤要挂了?真是皆大欢喜。”

不,他仿佛还蛮庆幸来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为什么他真的死了自己是那么难过。静雄抬起头冲满天的大雨犹如疯子一般狂笑起来,也不管这种场合是否合适。

死跳蚤死了,自己……真……tm难过!

雨水打湿了他的脸颊,和着泪水缓缓留下。

在天堂,你还会记得我吗?


【我会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

很多很多年以后

世上再也没有干架傀儡

只有一个叫平和岛静雄的普通上班族。

传闻他就是传说中曾经是池袋的干架傀儡

对此他只会淡淡一笑。

不置可否

也会有许多纠缠不清的人絮絮唠唠的问个不停。

可到最后总会有些类似独色帮帮他解决这些问题。

于是慢慢的

也就没有人纠缠他问他的过去了

他也就慢慢融入到这个新的生活里了

城市不会介意突然多出的一个人的。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从此,在无人泪撒天堂】

直到一天

静雄在街头与一名黑发青年擦肩而过。

熟悉的恶劣微笑

熟悉的蜘蛛88小刀

熟悉的赤瞳

……

熟悉的……折原临也。

“死跳蚤!不是告诉你不要来池袋了吗!”

熟悉的动作像死警告了千百遍的反复演练那样。一个自动贩卖机被被单手掷出。

“哎呀呀~好可怕……骗人的”

“人类. LOVE!”

熟悉的回答

“小静真是太讨厌啦!”

小刀在苍白的天空划过天空划过 ,留下一道蔚蓝的痕迹


【我知道……从此不再有人……泪撒天堂】


END






考前发个老段子求个香【跪】


评论
热度(12)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