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短打】烦死了

*练笔短打


*渣,乱,就是练练临也心里


*BGM :as long as live  me


*努力想写的高大上点……但……貌似没有什么卵用


*不管怎么说还是食用愉快


[正文]


明明是死对头,但还是忍不住天天去惹他。临也躺在某个变态密医的家里处理这今天弄出来的满身伤,一边在在心里一边暗骂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


"阿拉,看来这次还蛮不错的哩。不过才断了几根骨头贺受了一点轻微内伤哎。"某个这正在低头检查临也伤口的白衣变态一脸轻松的说着这些明显不是小伤的伤口,语调还透着几分欢快。


日他妈的

临也在自己心里默默爆了一句粗口,现在如果他有和静……啊,不对,是某个没脑子的单细胞生物一样怪物的肌肉,现在大概已经青筋暴起了吧。


他现在真是烦透了。虽然情报贩子先生自己认为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烦躁之类的情绪。可事实是他现在烦的接近爆炸。


从高中起就结下莫名其妙对孽缘,然后又有了莫名其妙的矛盾,后来一切事情就越发越脱离控制的莫名其妙起来。


虽然着一切的原因貌似都是自己一开始以为那个单细胞是个可以利用的蠢货。虽然后来事实证明那的确是个蠢货但是并不可利用。


但自己还是傻叉……不莫名其妙的没有终止着段神奇的关系。并且貌似还乐在其中。


简直就像个贱人加脑残。


糙,真是烦死了。


想到这里,某个情报贩子先生像犯了孩子气般狠狠将靠在自己身后的靠垫像窗外抛去去。完全不在考虑这件靠垫的主人,现在正在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某个白衣变态的感受。


"哇咧,临也你在干什么?!"


"咔嚓"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是密医目瞪口呆的惊叫,一道是临也的骨裂声。很不幸,某个给临也接骨的密医在接骨时受到惊吓手滑了。



果然,小静还是去死比较好。


事后,某情报贩子的结论。


并不是不在去惹他。


很神奇,聪明的情报贩子先生总是会在某个单细胞身上脑残。


永远想不到不去惹他这个简单的办法。


不过这也不错。


毕竟这样池袋就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满天飞舞的自动贩卖机和以整座城市作为舞台酷跑的两个人影。


虽然貌似对市民和旅行的人都不太安全[笑]


不过这毕竟是城市特色。


也可以说是构成了城市人格的一部分。


两个不安寻常路走的细胞。这样的他们也构成了这个城市不一样的人格。


好了,话题回到聪明的临也先生为什么会想不到不去理可怕的静雄先生这么简单的一个办法的问题。


就是……笑,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不过我想,大概是因为一种叫命运的东西吧。


即使想回避,也回避不了。


当然,上面的只是我个人的一点猜测,不可全信,如果实在想了解内幕的朋友,可以自己去问当事人。


不过因为有生命危险,我个人并不推荐。当然,如果你强到可以胜过穿酒保服的人,那么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选自[九十九真一池袋反攻]


【END】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各位。

by:绀色


评论(4)
热度(7)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