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静】Santorini



*旅行者静&画家临(>^ω^<)


*本故事和一切个人与团体均无关系。纯属虚构。(>^ω^<)


*攻受已乱……Q_Q


*空了3行是分章了哦(>^ω^<)


*食用愉快~


【正文】


黎明破晓,初升的太阳将地中海渲染成和谐的橙黄色 ,天空飞舞的海鸥轻佻的歌唱着他们的歌曲,这些地中海的精灵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迎接地中海新的一天。

船头如裁纸刀般将海水割开,略带水汽的湿润海风随着前进的船头吹在了站在船头的旅行家身上。他金色的秀发在还发的吹动下随风舞动。或许是高兴的缘故,旅行家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而视野尽头的那片蓝,现在也近在咫尺。

“我来了, Santorini。”

旅行家的这句话,和着精灵轻佻的歌声,一起被风吹去彼岸那片大陆。

宛如天籁。


就算没有工作的原因,平和岛静雄也早就想来这个梦幻的地方了,地中海独有的建筑风格,在有这悠长的希腊的一片时髦之地,满天飞舞的白鸽,不失传统的文化。还有传说世界第一的蓝顶教堂,虽然不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可是静雄还是很愿意去见识见识的。

不过问题还是有的,静雄作为一个初来乍到,还因为出发太意外时间太赶而没有准备地图的人在 Santorini复杂错乱的地形面前……理所应当迷路了。不过对于这点静雄并不介意,反之,他还蛮期待自己在不知方向的乱逛中逛到红沙滩,芙拉这些在旅行攻略上重点推荐的景点或者一些只有本地人知道的有趣的地方。反正他的工作又不算太赶。

“嗯…大概是这边吧……”静雄在把玩着手里在意大利时换的硬币*玩味的欣赏着周围看上去一摸一样的蓝房子,一边根据着自己几十年旅行的直觉走向一个方向。

后来平和岛静雄因为这一次选择认识了折原临也。

也证明了旅行家的直觉是多么可怕。


“哎,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啊……”平和岛静雄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薄荷烟一边轻轻轻轻叹息,语气听上去有些失望。

在他顺着那个方向走了大概600米,就有一个不算大的小广场在蓝房子的中央,大概是因为这里是本地居民聚集区人口稠密的缘故,映入平和岛静雄瞳孔里的只有人人人人人人人!人山人海的人!和蚂蚁一一样多的人!这也是非常让平和岛静雄心塞的一点。

作为旅行家,他喜欢的是如画般美丽或是如神殿般壮丽的自然景色,而这一大堆一大堆仿佛中国五一黄金周出门旅行一样的人群……看的让平和岛静雄有点头晕。

—真是讨厌啊……

平和岛静雄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手伸进口袋去摸钱包……

“该死!”

静雄看着破了一个洞的口袋脑袋上青筋一跳一跳的,这个洞在他把玩硬币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结果只有可能是他被人给用刀子给划开的。换句话说就是被人偷了。

—可恶的小毛贼。

静雄一边在心里暗骂那个该死的贼一边压抑自己焦虑的心情,他的手机证件都在哪里。

“那个,可以停止一下吗?对就是保持那个动作,给我做张画吧。”

身后有声音传来,静雄问声转过去。是一个带着圆顶帽的黑发少年。年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都是大概25岁左右的样子。脸长的与其说是帅气不如说是清秀。不过静雄怎么看他的那张脸都感觉有几分狐狸般的精明与邪气。

不喜欢他,或许是因为刚刚丢了钱包和证件心情并不好的缘故,静雄没有对这个少年有一个好印象。于是脸上也有几分生气的色彩。不过这个少年不知道是毫不在意还是根本不会看场合,继续自顾自的唠叨到。

“哎哎,不要赚过头来就保持刚才那个姿势啊!”

语气带着几分对静雄动了的抱怨,仿佛错的是静雄。于是乎……

“你谁啊啊啊啊!混蛋!”

静雄刚刚两件不爽的事情一起爆发,决定要把面前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打的他妈都不认识!

“等等!”

少年举起了手做了暂停的姿势,可是这关静雄卵事?静雄,在冲过去的路上。

“第一,我叫折原临也,是一个画家。”

—我管你叫什么啊啊啊啊!混蛋!

静雄一边在心中怒吼一边继续冲过去。

“第二,你貌似包破了,而且貌似证件手机钱都在包里。”

—哈?!

静雄的拳头卡在了临也的面前,临也貌似很满意似得,轻轻拜了拜手,一脸精明而又漂亮的笑容。继续说到。

“所有说,我现在就可以大喊,‘来人呐!救命呐’引来警察,而没有证件的你一旦被盘问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揍我一顿,然后被警察抓走,然后没有证件而且还打人的你会怎么样就只好问法官大人了。”

“二,做我画画的模特,跟着我大概一周,直到我回意大利,证件的事我帮你搞定。”

“现在,你选哪个?”

一群白鸽在屋顶上飞过,一堆羽毛飘飘荡荡的从天空落下,阳光无限美好,将浸泡在其中的羽毛照映的光泽无比。也将在 广场上的静雄和临也也照应着仿佛镶上了一层金边。

当然,除掉静雄郁闷的表情就更好了。

这应该是 Santorini的恶作剧*。

(这里用的是九十九真一城市有精神的理论,这里指静雄遇到临也是城市的恶作剧)


“哎,来试试这个,阿西而缇可酿成的,不错哦。”在 广场附近的某家酒吧折原临也点了两杯看上去和葡萄汁似得的酒,一杯放在自己身前,一杯推向静雄。

“放心吧,我请你的。”

静雄有些迟疑,但又因为临也一脸诚恳的笑容缓缓拿起自己面前那瓶黑漆漆就像汽油一样的玩意准备一饮而尽时。

“等等!不要动,就是这个动作!很棒!保持住!”

耳边又响起了某个神经病画家的声音。并且那家伙还真的摸出了画笔和画板,看来是真的准备画。

—还不如干脆揍他一顿然后蹲牢里去算了。

静雄看的这个神经病的举动有想的自己要保持这个动作几小时,有些绝望。还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答应他做模特。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几分钟然后在把视野放到广场上去。呃……换成人话就是让我们看他们在广场上发生了什么。

几分钟前。

“你选哪个?小静?”一脸坏笑的画家这么看着面前的人,然后忽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什么,连忙改口。

“平和岛静雄先生。”

但是已经晚了。

“小静?还有呢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猜?”

“你监视我?”

“你猜?”

“……我要报警……”

“啧。”仿佛厌倦了这样没有一点营养的对话或者是厌倦了静雄这毫无意义的提问似得,画家摊了摊手。“你大可试试,看看警察是抓走我还是你这个非法入境的。”

“……”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这样,平和岛静雄成了折原临也的模特兼跟班 。

现在他表示十分后悔。

好,那么时间回到现在。

“嗯,画好了,小静,你可以动了。”画家一边收拾着自己的画具一边头也不抬的对在对面端酒杯子的旅行家先生。态度十分…………让对面的旅行家先生想要宰了他。

“哦……对了,建议你忍忍,这种日子还有一周呢。”

最后,画家先生好心的提醒了一下。然后还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以后就叫你小静了,你名字让我很不爽,就这么叫了。”

—你还让我很不爽啊!

旅行家先生几乎要咆哮了。但想到还要跟这家伙一周,就强忍下自己的怒气,准备最后……用一句中国的老话讲就是新账老账一起算。

就这样,两个完全不兼容的家伙为期一周在 Santorini的旅行。正式开始。


哦……最后说一句……平和岛静雄在也不爱 Santorini了,在见到这个神经病画家之后。


【END】


这篇就这样吧,在写时间不够……之后会有后续(你上辈子欠我的婚礼)

脑洞太大哭::>_<::

后续大概字数和这个差不多


评论
热度(12)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