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承花】六月雨纷纷

*小气的太郎真是太萌啦~

*生存花设定~

*花第一视角~

*食用愉快~


【正文】


日本六月的天气永远都是这样,天气阴沉沉的,每天下着不大不小但绵绵不绝小雨,空气湿润而寒冷。

自从从埃及那场要命但魔幻的旅行回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种原本早就习以为常的气候有一种不适应感,就好像对经历了十几年的气候有了一种水土不服的感觉。就像习惯了埃及那边艳阳高照的天气。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只穿了一件校服就出门的我现在已经快冻死了。这也是我对六月天气受不了的一点,明明早上出门还艳阳高照,现在已经满天细雨冷的要死人 。

我在冻死前仅存的理智告诉我要赶紧找人借件衣服穿,不然等会的课就不用听了。

然后我的目光扫过四周,紧接着就失望了。我忘了我在这个班里完全没有熟人。……不,还有一个。我把目光投向坐在最后一排一脸冷峻的承太郎。

然后头疼,觉得还不如没有。

在那场埃及不可思议的旅行中我就知道,虽然这家伙是有有钱到不像话的土豪,但超级爱惜东西,或说小气。

比如在埃及旅途中替身是恋人的那个家伙……貌似后来去医院躺了半年。虽然有把JOJO惹毛了的因素。但……事后去问他也坦白有把2万块的校服弄脏的原因(当时听到他校服两万时我很震惊)。然后就是某个不愿意提起姓名的吸血鬼……虽然那是我晕了,但还是隐约听到JOJO包含怒气的“两万块钱的校服破了”那刻我就知道就是那个吸血鬼死定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一切事件都告诉我向JOJO借东西或弄坏他的东西=找死。

我的大脑里已经开始脑补如果我向JOJO说借校服然后莫名其妙发现自己全身骨折或是脑溢血的画面了。

……总之听上去不是让人很开心。

但……我的身体在不停的告诉我在穿这一件一定会冻死的。我的理智和感觉在打架。一边理智告诫自己不要去送死,一边感觉告诉我在不去借就要冻死了。

……我好崩溃……


十分钟后

“JOJO……”

“嗯?”

啊……他听到了,他现在把他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的目光投到我身上,懂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在问“干嘛?”

我吞了一口口水,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的理想败给了感觉,我最终还是来问他借校服了,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没办法收手了,来吧来吧,要欧拉就欧拉吧,要木大就木大吧,就算要时停穿胸去核也来吧。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反正承太郎你打残了我就再也别想吃掉到我做的典明粥!

“校服……借我吧……”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颤抖,然后闭上眼睛等待发落,还有顺便我感觉我死定了,因为我在闭眼的前一刻看到他眉头一皱这一微小动作。


然后的事情就是我史料不到的了,我只感觉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我觉得是白金之星准备欧拉了。

但是……结果并没有。

我感觉到身后一股大力,把我冲面前的影子推去,有触感,不是白金之星。

还有身体感觉到一阵温暖。

我睁开了眼睛。

对上了绿宝石般的眼睛。

然后……我笑了。

“这样就不冷了吧。”

他搂着我这样说着。

我被他搂在了怀里,黑色的纯羊毛定制校服已不知什么时候披在了我的身上。

“真是够了。”


啊……果然还是个小气鬼。


end



你两好歹节制一点好吗!?现场还有同学哎!x


评论(2)
热度(32)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