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临静临】Santorini(3)



【临静临】Santorini(3)


*终于进入正剧欢呼(>﹏<)


*食用愉快(>﹏<)


【正文】


旅行第三日,旅行家陪同画家先生来到了Santorini名震全球的蓝顶教堂。

没错,是第三日不是第二日,第二天这两位在来的路上,因为路上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事而且均是诸如画家先生的‘啊!浪费了宝贵的一天啊’的抱怨而已,所以不如草草略过。

嗯,画面回到蓝顶教堂,虽然静雄并不是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但他对这个名扬世界的建筑还是很感兴趣的,对他来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今天蓝顶教堂的人多的有些过分,虽然平时作为一个Santorini的著名旅行景点人本来就很多,可是今天不知道那个暴发户在这里包场举办婚礼(鬼知道临也怎么弄到邀请函的),让原本人山人海的蓝顶教堂显得更加拥挤和促狭。

不过静雄这次忍住了,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不快的神色。在婚礼上表现的不愉快的话会被白无垢给诅咒的。

虽然更重要的理由是看到这样的蓝顶教堂很难得,天空在蓝色的顶部的映衬下看上去有些懒惰,洁白无暇的教堂壁上在今天也多了一些婚礼神圣而又充满幸福的气息。阳光透过彩色玻璃落到教堂的影也有一种祈福的感觉。

旅行家先生走在喧喧嚷嚷的人群之中,对所有想他借东西的人都慷慨解囊,然后对方拿到不一会又笑着递回,静雄也是相视一笑。在欧洲的婚礼上,向别人借东西是一种善意的玩笑,意味着财运。静雄身为旅行家当然知道这种习俗。不过这不是他的目的,然后他继续往他的目的地,那个人群最多的地方挤去。

嘛,静雄一米九几的大个子想挤进人群还是很累人的,不过还好耳边少了某画家阴阳怪气吐槽或是看似爽朗但嘲讽度爆表的讽刺。介于这几天静雄对临也的了解,他只是喜欢在人群外围而已,进入人群这种是他根本不会做。所以静雄格外宽心。


头顶是金碧辉煌的金色吊灯,旁边从窗口窥去是名扬世界的三座钟塔,它们在世上最美夕阳余晖中沉默的镶上一层金色的边框。

婚礼即将到来。静雄靠在窗口抚摸着头上刚刚用圣灰涂上去的灰白色十字架一边等待着夕阳的到来。嘛,那个十字架就是他刚刚挤进人群的战利品,原本是不会出现在婚礼上的物品,可是那个神通广大的土豪居然请来了神父给来宾画上象征幸福的符号。嘛,静雄可不想缺了这个,虽然早有耳闻但实际上还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嘛,毕竟圣十字印神父一般只会给本地人画上。

可是让静雄痛心疾首的是好不容易才带着这个印子走出来就碰上了临也,然后又是抱怨你刚才去哪了(说实话,旅行家听到画家怎么说还以为他是gay)然后看到他头上的圣十字灰印忽然眼前一亮,静雄在那一刻也知道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结果……

呵,呵,呵,果不奇然。静雄扶着头上的那个十字灰印时内心机会是崩溃的,虽然传闻圣十字印除了圣水什么都弄不掉,但……静雄相信科学,虽然看不见但还是觉得现在自己头上的那玩意现在应该已经变成圣十字灰块了。

“嘛~好啦,小静辛苦啦 ,一会请你喝波尔多……”画家先生的后半句静雄没有听到。因为婚礼的钟声已经响起,自然,是窗口的那三口大钟。

“啊呜”

“!?”


眼前是世上集中接近最美的景色交杂在一起的画面,Santorini的日落交杂的浩荡回肠的钟声,满天飞舞的白鸽中穿插着祝福之名的彩色气球,神圣的婚礼宣誓地中海精灵的歌声响彻他们的耳边。

可他们现在全然看不见这些,他们都在注视彼此……一脸狼狈。旅行家头上顶了个袜圈,画家手上多了了花球。

他们当然都特么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靠!”

异口同声,异口同声。两个人都毫不顾忌淹颜面的在婚礼上爆出来粗口,真是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tbc


祝大家粽子节快乐www


评论
热度(9)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