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临静临】Santorini(3外传)平和岛之夜

*一堆废话就是说静雄开始关注临也了


*食用愉快wwww


【正文】


第三日凌晨,蓝顶教堂旁某旅馆。旅行家仍未睡着。本来今天就是疲倦而糟糕的一天,先是被祝福砸中,然后在时在婚礼上大喊大叫被人赶出来经历了一番宛如动作大片的场景,最后在头上的圣灰十字还因为加了特效般奔跑而把圣灰胡了一脸,登时旁边那个画家的笑声简直震耳欲聋……静雄真好奇现在躺在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家伙在逃跑的时候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兴致。


虽然今天最囧的还是从天而降的袜筒和花球。这俩玩意在欧洲文化里分别象征这的到的人会结婚,前者是新郎,后者是新娘。并且还有一个博客说过的到一对的两个人更容易成为已对。哦……静雄当时还好奇问了博主如果得到一对的是同性怎么办。‘那就高几或百合啊!’静雄记得那个没节操的博主当时就是这么回答的……然后静雄当场关了博客。腐类生物洗三观,这道理静雄懂。


然后静雄将目光转向他未来的搞基对象上去,嗯……虽然有点奇怪,但姑且还是这么称呼吧。静雄看着现在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睡着搞基对象,内心……硬要说的话仿佛被一万只草泥马轮奸。并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厌恶,而是有一点不安的厌恶。


说老实话,虽然一开始对画家的印象就是一个只会威胁人让他有点反胃的神经病,但在后来慢慢的相处中印象反而慢慢变好,他可以在Santorini的黑沙滩上和自己一起讨论古代流传百年的传说,他能在伊兰小镇和自己讨论这旅行和艺术一边欣赏着世界上最美的日落,在酒庄一起笑谈阿西尔提和波尔多酒的区别。甚至在那场对于他们很糟糕的婚礼上和自己一次策马扬鞭。对他的印象也从一个让他恶心的艺术家一点一点变成了一个其实和他很相似的人。


和自己相似,说的也没错,虽然静雄和临也两个人看上去天差地别但其实是上在灵魂的骨头里都烙有着对方的影子,如果把他们分别比喻成光与暗,那么就是光中包容的暗,暗中容纳着光。


可是静雄还是任然不相信临也,包括他对自己说的身世。他觉得临也就像天狗。翱翔天际的尽头,肆意玩弄着误入他山头的人,然后又在诡计得逞对方一无所有之后潇然离去。只给被欺骗的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一串刺耳的天狗笑声。


就像Santorini的日出。神秘莫测。现在凌晨四点,静雄目光投向遥远的海岸线。太阳正在从海底缓缓升起。静雄也走过许许多多地方, 也见过些地方的日出。东京那种红灯绿酒到机械城市的改版。芝加哥山顶晨曦,还有中国和缅甸交接处带上佛陀光芒的雪山。可无论哪出都找不出Santorini这种童话神秘的色彩。


新生的初阳撒到尚在沉睡的海面,撞击在偶起波澜炸出谁也不知道是什么色彩的景象,谁也不知道会是城市早起沿海的灯火一点一点亮起还是忽然狂风大作将这光芒吞没。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


另一个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同伴也现在也揉着惺忪的双眼起床。他一向有早起的习惯。


“喂,小静你个笨蛋一晚没睡吗…和个石头一样看着太阳不会是真变成石头了吧。”


一如既往的开口就损,静雄这次都没有理他,而是静静的看着从海面上刚刚升起的太阳。


旅行进行第四天,今天,仍然是一个好天气。阳光依旧和平常一般耀眼。


虽然在之前,静雄经历了一个临也所不知的夜晚。


tbc


我觉得这次静到死都不会发现自己是个基佬了


评论
热度(9)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