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像小丑一样

***

13禁区是已命名的26个生命禁区中危险度最高的,之所以说它危险度最高并不是指他是最危险的,要论危险的话28禁区比他危险的多。而是因为它是所有生命禁区中最大的,所以它其中灾难的变化也是最多的。而且他也是唯一一个位于居住地之间的生命禁区。

所以每次爆发总是不时的影响到禁区周围的生命。于是在大众的口口相传中他就成了最恐怖最危险的生命禁区。

但其实并不奇然,可是就算是在低危的生命禁区对任何生命都是高危地带。

平和岛静雄现在就身处13禁区的入口,卡里那沙漠,这是和出口阿摩司雷峡谷在生命禁区里唯一命名的两个地带。

简而言之就是相对安全。

可是今年即使这条安全路口都显得危机四伏。

“啧”静雄冲自己刚刚在风暴里划出的伤口碎了一口唾沫,权当消毒了。在禁区爆发的时候就连风都是危险的。

躲在一块巨石后的平和岛静雄和他身边多年的老友,哦……那个老友现在正一边喋喋不休的教训着静雄处理伤口的方式然后一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绷带……如果那脏不来几而且已经没剩多少而且和双面胶一样的布条能叫绷带的话。不过现在也不是可以挑剔的时候就是了。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东西都是奢侈品。

“好了,住手 足够了。”静雄伸出手止住老友的继续撕扯绷带的举动,叫他放过那些可怜的布条。不仅仅是因为物资短缺,变态密医虽然伤的没他那么重,但现在也满身是血了,更何况他还没有静雄那样和禁区怪物旗鼓相当的体质。

然后就是寂静,沉默死亡一般的寂静,整片天空只剩下挥舞刀刃般的猎猎风声和柴堆火焰噼里啪啦的炸响。

“……啊……今天真实抱歉啊,静雄。”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白衣变态老友,一脸世界毁灭之前时的抱歉笑容,嘛,虽然他极力想营造那种温馨和谐的氛围,可满身是血的身躯很明显并不适合现在的表情。

“……在风停了之后继续前进吧,今晚现在这里落寝。”静雄没有正面回应老友的歉意。而是说着今天的安排并抛给老友今天的晚饭——半块黑乎乎的压缩饼干,另外半块在静雄手里。虽然这玩意不但口感不佳而且食用后完全没有吃过东西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变质产品。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这种带一点点糖分和水分的东西是活下去的必须品。
又是沉默但这次沉默很快就被静雄打断。

“早点睡,前半夜我守。”

简短如命令的语言,在禁区里,尤其是爆发的时候,多说一句话你就少一分活下来的希望或是多一分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杀人吃人肉过活的可能。虽然在禁区里静雄目前没有听说过有人吃过人肉的,但不等于没有。

***

夜晚的卡里那沙漠与白天完全不同,气温低的在地面是上已经结起了一层薄薄的霜冻,但静雄并不敢采集哪怕一点点霜做为水资源的储备,禁区里百分之九十的水都是幽暗的墨绿色,剧毒无比。

清晨被风割出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虽然他有怪物般的回复力但深入血管的伤口并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

今夜风很强,即使是禁区的怪物也不敢轻易走出他们的巢穴,可以说是相对安逸,静雄打算微微打了个小盹,即使是形同怪物的平和岛静雄,在经历了一天死亡沙漠的折腾,也有许些疲倦。

禁区五十天内必须通过,第一天,看起似要这般平和而简单的过去。然后……

“!!?”

“赛门!?”

在静雄即将闭上双眼的前一霎那,一个满身通红黑人壮汉闯入他的视角。急而快的在将手在举高挥舞几下,然后身上蹭的爆出血花倒在飓风之中。

静雄认识那种语言,是世界毁灭前海上通用的旗语,在曾在学生时代临也用旗语叫他傻逼的时候学会的。临也的旗语叫他愤怒,而现在赛门的那段旗语则是让他震惊。

“救命!所有人都要死了。”

这是旗语的内容。


tbc

便当预警,小静耍帅预警

评论
热度(25)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