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小鬼什么的最麻烦了

*生贺点餐

*温馨傻白甜

*食用愉快

【正文】
***

一切在这一天开始,如果按九十九屋真一的先生的话来说,那么可能又是城市假期里对人们的恶作剧了。

“给我站住乖乖受死啊!临!也!老!弟!”

“哈哈,好笑,小静你叫我站住就站住?那我叫你跳舞你会不会现在就勾着路边的电线杆来一段?”

日常而平静的一天,上学的去上学,上班的去上班,打架的去打架,搞密医的搞密医,做快递员的做快递员,开寿司店的开寿司店,该搞基的还在以这座城市为舞台你追我赶。呃…最后那句虽然有点不对,但对意思是没有多大影响。嗯,日常而又平静的一天……好吧,本该如此。

池袋 密医的家

“所以说,我要和这只跳蚤/这个单细胞在同一个空间共处一周?”

异口同声的,手上搂着一个四五岁静雄/临也的池袋最强和新宿最恶同时向面前的密医老友发问。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他们手中分别搂的是彼此而不是自己。

“嘛,是的,赛尔提是这么说的,而且必须是你们彼此养着,否则你和自己的幼体……这么说虽然有点怪但也没有什么问题吧?总之会互相吸引,然后重演今天早上的事。”先是肯定了两个人一定要分别和小时候的对方住在一起的提案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否定掉了临也即将说把‘小小静关在一个保险箱里一周怎么样?’这个提案。

“嘛,总之把他们不要当成自己的对头当成自己的弟弟妹妹就好了啦,你们也是有自己弟弟妹妹的人啦,对于照顾小孩应该是有经验的啦。”

变态老友不由分说的继续说着,说完就只丢下一句‘相处愉快’就不由分说的关上大门继续他的‘我和赛尔提的亲爱日’只留两个老友人手一个小鬼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

孩子是莫名其妙穿越来的,没错是穿越,原本两个人正和往常一样在街上打追逐战,临也一边嘴炮一边跑,静雄挥舞这路灯怒吼追杀。然后……突然两个小鬼突然出现并……然后,画面他们没有任何一个愿意回忆了。

你可以想象你在干架的时候手上的路灯和小刀突然变成两个孩子吗?而且还是小时候的自己?然后自己的胳膊还在消失?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在吃三文鱼时直接拿芥末望嘴里倒。

然后最刺激的还是找新罗还被告知这分别是小时候的自己而且一旦有什么问题还会影响现在的自己,并且接触到自己后还会和现在的自己一起消失?而且一旦在十米内还会互相吸引?想接触自己这种要命的吸引还必须在死对头的身边?要解除还只有在死对头身边至少一周?

刺激度从吃三文鱼直接倒芥末跳到了不带任何防具从富士山顶往下跳了。

临也和静雄觉得自己绝对是上辈子造多了孽。

***

只要带着这混蛋一周就好了,比和他打架好多了。秉着这样的信念(自我安慰)临也和静雄带着小时候的对方开始了一周的生活。

然而,他们都低估了五六岁这个猫狗都嫌年纪小鬼的破坏力了。事后,他们都情愿和对方打一架。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池袋西口公园

“小静!我要吃糖果果。”

“小静!帮我打那边那个大哥哥嘛。

“小静!你打架的样子蠢爆了哦!”

“小静!……”

“死跳蚤!你这混蛋到底有完没完啊!”

忍无可忍的静雄终于忍不住对身边那个小鬼咆哮而出,随即那个小鬼就当街嚎啕大哭。

“唔啊啊!小静欺负小朋友啊!唔啊啊!”

……

静雄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与此同时 新宿情报屋

新宿某街区,新宿最恶则在另一种崩溃之中,从某种意义上他崩溃的比池袋最强还要严重。

“小静你是白痴吗?不对还有你这么小怎么就会投掷自动贩卖机了啊!果然怪物从小就是怪物吗?不,不对,这也不是重点,你不知道不是人人都是我,可以躲开你的夺命攻击,你的拳头是会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还有就算打死人也要学会隐瞒好吗?”

临也显然是被气昏了头,后半句完全变成了夸张的胡言乱语。嘛……虽然在警察第一百次领着小静雄来自己家里说要管教的时候他大概就已经疯掉了,说教什么的就算了,可是那时候他在玩赛尔提的头好吗!警察突然出来是闹啥?!作为东京最优秀的情报贩子他完全没有的到消息好吗?!

慌慌张张整(藏)理(好)好(头)房间(颅)打开门就看到穿着白色机动车服的警察先生领着四五岁的小单细胞走进了房间。

临也闭着眼睛都知道是笨蛋小静又闯祸了。

然后就是警察的说教时间,临也表示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并且还要提心吊胆,那个傻逼警察不时还会在临也家四处张望一番,然后感慨一下“啊,你家还真是大啊,哎哎哎,这个黑色的小册子可以看吗?”然后……自然是折原临也搪塞过去,开玩笑,情报贩子的东西怎么可以乱翻,说不定就会翻出几把枪好吗?

“唔,临也哥哥对不起,如果我更靠谱点的话……”

好不容易送走了条子先生,然后就是小单细胞可怜兮兮的对临也道歉,让已经气到头上折原临也也不知道怎么冲这个经常闯祸的小怪物发火。

无所不能的临也先生现在只想跪求谁来收了这个小怪物。

此外这只是第一天而已。

当晚,临也都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同时打算开外挂。呵呵,对付一个小鬼而已,作为伟大的情报贩子,怎么可能没有办法呢。

呵呵呵呵呵……

情报贩子心中无声的响起了中二的笑声。

***

夜半,平和岛静雄家电话准时响起。

然后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的炼狱,正式宣告结束。

***

小静雄和小临也格外的乖。大静雄和大临也也过的格外舒心。

果然嘛!小鬼什么的,找到弱点和爱好之后果然比谁都好对付啊!临也在小静雄后由衷的感叹道。

在经历了昨晚一整晚几乎羞耻play的电话互爆黑历史之后,临也做为情报贩子以自己五六岁时的情报聪静雄手中换来了五六岁静雄的情报。然后,开玩笑,有了情报之后他情报贩子折原临也搞的整个池袋鸡犬不宁都绰绰有余更何况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毛孩……呃,虽然某种意义上这个家伙临也并不愿意把他当毛孩。

有这惊人的怪力,暴躁任性的不像话的脾气,但有不停克制,会为自己做错的行动所感到抱歉……

就像一个想融进人群而想收起獠牙的小野兽。强大,敏感,又有些善良,最重要的还是骨头里其实脆弱的要命。

可能和自己小时候有点像……

折原临也回忆着曾经那个小坏小恶的自己,然后迅速这个无聊的念头赶出脑海。

关我屁事。

有时间关心小时候的单细胞,还不如来关心一下小时候的自己。临也镇担心那个怪物会不会丧心病狂到失去理智虐杀儿童。

虽然以临也的认识静雄没有那么丧心病狂,可他不能保证静雄会不会把小时候的他揍到住院。

池袋 平和岛静雄家

静雄觉得他一定是把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都给了床上那个小跳蚤了。

会哄他睡觉,会骗他喝奶,就算他闯了祸给静雄惹了在多麻烦惹怒了静雄在多次静雄最多是愤怒到咆哮而绝不会动手。

好吧……他怎么也不可能对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动手,哪怕他是死跳蚤。

“啧……”

静雄狠狠嚼着嘴里的戒烟糖,小家伙对烟味很敏感。有些暴躁。

他感觉他对这个小跳蚤有些好感,但又绝不是喜欢那种好感。一种根本搞不清的感情。

不是爱,更像同一个病房病友的同病相怜。

可是该死,他怎么可能会和那个死跳蚤同病相怜?跳蚤是中二已弃治疗好吗?

然后窗外雨水滴滴答答的在静雄家的窗户上的声音打断了静雄的思绪。

——该死,小跳蚤的衣服还没收。

***

然后日子一天天过去,平静而又简单,只是池袋人和新宿人开始偶尔讨论穿酒保服的催债人和穿灰色毛大衣的情报贩子身边为什么会多出一个孩子。还有最近越来越平静的池袋最强和越来越老实的新宿最恶。

然后其他一切照旧,城市照常运转。

硕大宽容的城市并不介意多两个小鬼,即使这座城市里已经有了他们的存在。

但是对城市而言,又有什么关系呢?最多是有两个家伙要照顾两个麻烦的小鬼罢了。

END.


唔啊……想的感觉完全没写出来啊……还有双线同开好累……5555……总之拼尽全力了QAQ……希望大家看的懂吧……嘛……QAQ,唔……还有顺便预祝7.27出世的自己生日快乐。以及静临党永垂不朽。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以人

by很菜但努力的绀色

ps.食用BGM柔和轻快口感更佳


评论(6)
热度(21)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