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深夜七题

*私心满满


*一对cp


食用愉快


【正文】

1.温和的眼神

检察官临&律师静


“我发对!”


“证人的这个证言与证物明显……”


“有异议!”


不洪亮但铿锵有力的打断了静雄的证言,折原临也轻轻挑了挑眉间,那艳红的瞳孔里闪烁着静雄从未见过的红光,温柔的简直要把要把辩护席上的自己融化。


“小静你真的要指正这个证物吗?果真单细胞永远都不能进化成高等动物呢。用你那愚蠢的脑袋在仔细想一想吧!这个证物和证人的证言哪里有矛盾了!”


雪亮的小刀笔直的指着静雄的眉心,透过小刀在看那双赤色的瞳孔,静雄分明那温柔的眼神中直愣愣读到了怜悯两个字。


——真是日了狗。


静雄攥着拳头忍着一拳把对面那混蛋送出法庭的冲动在心里默默爆出了这句粗话。


end


2绝望的眼神

被告静&律师临


“很抱歉,我已经尽我所能但还是救不了你,说白了就是请你安息吧。”


被告休息室里临也平静的对他的辩护人——平和岛静雄,一个倒霉的大学生,因为涉嫌杀人罪被捕,哦…为了表达他的无奈他还平静的耸了几下间表示无能为力。


“什…什……什么!?…你不是个律师吗?”


“是啊,可我又不是神,又不是无所不能啊。”


“啧……怎么会……啊啊啊啊啊啊!我是无辜的啊!我没有杀人啊啊!”


“可所有证据都指正你是凶手啊,小静。”


“怎么会……啊啊啊!混蛋可恶啊!到底是谁陷害我!”


“那我就不知道了”


折原临也摊摊手,表示自己无可奈何,同时目光的余光扫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大学生眼神。爱好观察他人,这是他的恶癖。


双手痛苦的抓着他那头金色的头发,嘴巴歇斯底里的嚷嚷着“混蛋!怎么会”最有意思的还是他那双隐藏在墨镜后的那双眼睛。


啊……虽然隔着墨镜看不清,但临也已经可以想象出那是怎样的绝望神色了,啊……瞳孔缩小?眼白放大?痛哭或恐惧的流露出几滴眼泪?绝望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啊……无论是怎么样都是太棒了。


临也在心里一脸满足的笑着,同时脸上是标志性的嘴脸,他可没忘记他到底是想干嘛。


“嘛…救你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想得救就说出来吧,那天,你到底隐瞒了什么?小静?”


end


3.愤怒的眼神

律师静&检察官临


“综上所述……”


“我反对!”


“呵呵,小静把戏玩的不错啊。可是,这些都不能成立被告无罪哦?我这里可有决定性的证据。”


临也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的的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


“看,这就是决定性的证物。”


“咚!”


桌子被贯穿的响声,顺着目光望去,就可以就看见静雄面前坍塌的辩护席。


“弄坏了桌子很抱歉,但……我反对!对于折原检查官的证物……我反对!”


“哦,怎么说?既拍桌子又锤凳子的?难道推理被推翻所以单细胞恼羞成怒了吗?”


“闭嘴,混蛋跳蚤。”


从临也的角度望去静雄的就仿佛一个从地狱般复苏的魔神,漆黑的中带着来自地狱燃尽一切的黑炎。


“这种除了你之外谁都不知道存在的证物,谁知道是不伪证!你说对吧!混蛋跳蚤!”


此时此刻,那魔神的灭世的黑炎冲他熊熊而来。可临也依旧面无惧色,嘴角还勾起了一摸挑衅的笑容。


“那…口说无凭,拿出证据来啊?小静?”


“给!”


此时,那暴怒的的黑炎终于排山倒海的的向临也席卷而来。


end


4.宠溺的眼神


临也今天被自己的宿敌恶心坏了……不准去说是被一张杂志上的照片恶心坏了。


明显的PS痕迹,自己做在那个混蛋的大腿上已经是梦里都不会出现的剧情了,然后最恶心他的还是宿敌在招聘上那眼神。


哦……那他妈到底是什么鬼眼神,简直就像门田和塞门那两个老好人的结合体。哦……或许不对,临也感觉自己已经快语无伦次啦,总之那恶心的眼神就算透过杂志照片也让临也感到一阵连一阵的反胃。


他妈去死吧


忍着强烈的恶心感,临也用小刀狠狠冲那双漂亮的眼睛戳过去。


事后临也表示比起这样眼神的静雄,正常眼神的静雄简直是天使。


end


5.愉悦♂的眼神


“啥?你说那个死跳蚤在床上干嗨了什么眼神?你找死吗?”


“个人情报可以非卖品哦,客人。”


忽悠过去……╮(╯▽╰)╭不肉不肉x泥垢


6.不甘心的眼神

律师静&检察官临


“这起案件现在依旧很明确了,现在宣布结果,被告……有罪!”


显而易见,结果当然是败诉,在这最后关头,被逆转了。


“怎么会!我反对!”


“很可惜,如何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反对无效。”


“唔…混账!”


静雄的神色开始溃散,明明真相就在咫尺之间,可就是怎么都抓不到那最关键的“钥匙”。


可恶可恶可恶


不甘的情绪不断的涌上心头,隐藏在墨镜背后的瞳孔写满了不甘。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混蛋混蛋混蛋


折原临也微微抬起嘴角,看到这样不服输的但又无可奈何的静雄显得十分高兴。


“好了,那么案件就是这样了,请审判长锤下你那高贵的锤子吧。”


“嗯,那么现在正式宣布被告田中汤姆的判决……”


“我反对!”


一声洪亮的叫声,临也不由得下意识

的冲静雄的方向望去。


“哎哎,这样了小静还有什么疑问?垂死挣扎真的很难看……”


话还没说完,临也就将说了一半的话咽回了嘴边。因为他看到了静雄的眼神,如果说之前的不甘心是在柴堆上一个不起眼的小火星,那么……现在那颗火星已经点燃了柴堆,燃起了熊熊烈火。


“拜托了!请让我最后在出示一件证物!这件一定会改变你对案情的看法的!审判长大人!”


end


7.坚定的眼神

罪犯临&侦探静


“犯人一定是你吧!临!也!老!弟!”


“哦哦?小静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偷了那颗钻石呢?说来听听吧?”


“…啧,那个……没有”


“哈哈,那就对了,虽然证明了我是怪盗,但你根本没法证明是怪盗偷了那颗宝石啊。在这样我可要告你诬告罪哦,小静。”


“啧……你一定是犯人!混蛋跳蚤!”


“嗨,那我就满心欢喜的期待我们的大侦探把我犯罪决定性的证据带回来了咯?”


“哈哈,等着吧,临也。我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犯罪的证据。”


静雄咬牙切齿的假笑两声同时捏扁了一个铁杯子,然后转身摔门离开看守所。


——这家伙……不是认真的吧……


拘留所只剩下临也一个人时,他的额头忍不住滴下几滴冷汗,刚刚他注视静雄的眼神,那双坚定的几乎要把他穿透的眼神告诉临也,静雄是认真的。


可恶……那就麻烦了啊,……真是的,小静那个怪物总是游离在我的计划之外,啊啊啊,果真还是去死好了。啊啊,不对要是让他找到那个就麻烦了啊……可恶啊啊啊……


“嗨……嘿嘿”


忽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临也忽然露出了标志性的阴险笑容,他的眼神……


小静,既然你玩真的,那我也得坐下某种觉悟才配的上你啊,那么……这次……


临也的眼神,那双赤色的瞳孔,露出了和静雄刚才一般,无论什么都不能动摇的神色。


就让我们好好斗上一斗吧。


end


答卷完成wwww撒花www


评论(4)
热度(15)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