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平和岛先生的自述信

*看完4.5话x开的脑洞


*蠢到生活不能自理的文风,13卷后x静静第一视角


*食用愉快


【正文】


我叫平和岛静雄,就是池袋人嘴里的池袋干架NO.1或是干架傀儡。不过这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我只是个平凡的上班族罢了。即使工作是催债。


我想要平静的生活,我想身边不要有那么多傻逼来招惹我。


这是我一直以来坚守的人生信条,并且为这个信条做出了各种意义上的变化。从小到大。


初中时听从某个雷鬼头师兄挑上一头金发,并且对再讨厌的学长都会使用敬语,哪怕下一秒要揍飞他们。


高中时刻意的与身边所有人拉开距离,学会抽烟,刻意拉开与所有人的距离,做出一副孤僻不良的模样。


成年后……哈哈,根本不用刻意疏离好吗?任何正常人都会对一个可以徒手将自贩卖机抛向天空或者一拳把人变成人造卫星的人感到畏惧吧。


然后如我所愿,终于,我身边没事找茬的家伙也一点一点的渐渐消失了。不过也有一点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因为我的传闻导致没有任何一家正常企业有勇气雇佣我,嘛…那家公司会有勇气雇佣一个人形兵器呢。于是,理所应当的,我失业了,成了人们口中的无业游民。


不幸中的万幸,在我变成无业游民险些变成那些只能在家里里蹭饭的闲人之前。我初中时的那个学长,嗯,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建议我染发的雷鬼头学长。他是个好人,曾为我挨过揍,嘛,那件事不提也罢。我对他的感谢无以复加,不是几件事说的清楚的。总之,他那时来找我时,又帮了我个大忙,在我最需要某件东西的时候,送了某件我最需要的东西给我。


就是工作,虽然工作也就是每天到那些欠债的的家里把钱讨回来,机械而乏味。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他,因为这份工作我带上了墨镜,成了城市传闻中的‘池袋最强’让那些最讨厌的白痴们现在见我就跑,还不知道是必然还是巧合认识了另一位池袋传说,骑着漆黑摩托车的无头骑士,她是一位不错的友人。最后还在某段时间有了一位可爱的后辈,体验了一把当前辈的感受(笑)。


在经历孤独后有稳定的工作,平静的生活,可以倾诉感情的友人,可爱的后辈,这无论放在那个故事里都一定是happy end吧。


可上天仿佛根本不愿意给我的人生一个happy end。因为在我的生活里还有一个怎么赶也赶不走的二百五。呃…虽然从从小到大的考试成绩来看我更像个二百五,但从行动上来看那个混蛋怎么说都是个蠢材。


蠢到连什么叫厌恶都不知道。说着可以相处的蛮愉快却在人的胸口划上一刀,说着恶心讨厌却又在我眼前不停蹦哒。最头疼的还是怎么赶都赶不走,无论是向他投掷贩卖机还是挥舞路灯他都不会会知趣的滚开,而是一边和跳蚤似的蹦开一边不停的冲我挑衅,然后愤怒的我失去理智追上去要揍飞他时他总会露出一张挑衅的笑容说着嚣张的台词时不时飞来几把小刀逃跑。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毕业后。


这简直让我怀疑那家伙是不是不止行动像个跳蚤脑子也是跳蚤的脑子。


然后如果只是这样也完全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一个闲的无聊的怪人时不时来找我茬而已,平静生活里的小插曲。


当时他刚刚在社会搅如我的生活中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然后这么想的我就进班房了。


那家伙造了一起案子,好像是帮派斗争还是什么,总之把我卷进去了然后栽赃给我,然后,虽然事情后来证明了诬告但我还是在班房里蹲了一阵子,然后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厌恶他,既然是这样的家伙,只要让他不要靠近自己的生活好了,于是我开始驱逐他,只要他一进入池袋让我发现一定会被是我追到他滚上电车出境为止。


这样的家伙不让他介入自己的生活里就可以了吧,然后那样想的我又进了班饭,不过这次出来很快,同时夜认识了一个好警察,呃……虽然看起来他对我那个骑着黑摩托车的友人印象并不好。


不过这些都是附带的闲话罢了,重点是出狱之后,那段最重要的历史我并不想回忆。


简单来说就是那家伙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团糟,我很生气,然后去和他认真打了一架,打完他伤的很重,然后从我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


曾几次我都认为他死了,可那些念头最后通通都被我的直觉给打回去了,没有理由的,只是单纯的认为能把我弄到这般地步的家伙不会这么容易挂掉而已,就像他也认为我不会简单的挂掉一样。


然后……作为幕后黑手的他不见了,我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日常。每天催债,回家,周末偶尔和Tom前辈或赛尔提夫妇到俄罗斯黑人的店里吃一顿寿司。一切都平静如水,就像我想要的那样。


………………………………


除了少了一个从早到晚追个不停的跳蚤。


………………


………………


………………


而已(后面的字迹被水渍打湿,已经无法辨认)


END


BGM(也就是安利)radwimps——音的葉


感谢食用


评论(1)
热度(14)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