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深夜列车

*莫名其妙,旅行作家临&路人静x


*旅行有感而发


*食用愉快


【正文】


呜——


列车从城市的边境呼啸而过。带着上世纪八十年代轰鸣,同时还有被风吹起的满天雪白的蒲公英种子和蒸汽车独有的黑色蒸汽。


临也将目光投向列车内部,目光搜寻着有趣的人类。——这是作家的恶癖。观察人类……不应该说是观察人们,然后在将这些素材据为己有。


——这是作家对外的说法。


——我其实是真的喜欢人类啊。


这才是作家的真实想法,不过没人知道罢了。


喜欢人类的哭,喜欢人类的笑,喜欢人类的悲伤,喜欢人类的欢乐,喜欢人类的一切。无论是他作品中最恶的恶人,还是世界上最善的善人。喜欢人类的吐出的话语。不管是最最恶毒的诅咒,还是最最诚恳祈愿或是祝福。


作家都一视同仁。同时作家也承认这是恶癖。不过他却乐在其中。


毕竟因为我挚爱这人类,才能写出那么多人类的故事,不是吗?


临也一直这般想着。还有同时和其他作者一样,临也的作品都有人物为原型。不过不同的是,临也的作品与其说是艺术,不如说是记录。


——他的故事除了人名没有虚构,每次作品都是这样。


临也找到一个感兴趣的人之后,就一直追随他。首先是和他成为朋友,打入他的交际圈,同时又在人群之外记录这那人的自己感兴趣的一言一行。直到自己失去兴趣为止更名换姓去另外一座城市。然后把自己记录的只言片语整理成书。


这就是折原临也作为作家的生存之道,同时也是作为临也的生存之道。


——即使不做作家,我也会走上观察人类这条路吧。


这是临也某次和他专属编辑波江女士喝酒后的话。


好了,扯远了,下面回归正题。


临也踏上这条列车的目的,就是找一个新的素材继续观察。


狭长的红瞳扫过整节车厢,有睡着的孩子,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三十多岁已经喃着肚子的大叔,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家还抱在母亲怀里的小婴儿。


一节车厢里什么人都有,简直是一个小社会。在一节列车里一眼发现一个有兴趣的人的其幸运度无疑于在天空中观察一颗超新星的诞生。


然而,临也正是这种幸运的人。


是坐在第一排的一个亚洲青年,金的耀眼的发色,琥珀般的瞳孔,身高目测在亚洲人里已经数一数二,虽然身材并不健壮的夸张,但自身气质有一种威严不可侵犯的感觉。


——怪物


这是临也的第一反应


——不过怪物的交集圈也很有趣呢


然后临也这样的想着,趁着车辆中转站停车的空档起身向那名青年走去,带着标准性的笑容。


“我叫折原临也,你呢?”


折原临也对人类从不用真名,譬如甘乐,譬如奈仓。


可——这个青年,折原临也对人类的敏感感觉他不是人类。但很有趣。


“平和岛静雄”


青年低沉但富有磁性的声音这般回答。


同时,此时列车启动,驶过隧道,窗外,已经群星璀璨。


——end——


就是在火车上被人搭讪后的脑补x我有毒x









评论(3)
热度(14)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