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trick or treat(又名:失窃万圣节)

*好久不见ww


*抛弃的副本混更x


*一个疑似悬疑的奇葩玩意


*好久没写ooc严重啊→_→……幽怨】


*食用愉快


【正文】


***

10月29日  夜  池袋


——可恶


折原临也咬着牙,在红光闪烁的急救室前将拳头紧紧攥起,毫不遮掩的表现着自己的愤怒。


——居然在我计划之外伤害小静


——虽然很不错……


——但是如果不是我亲自动手不就是毫无意义了吗?更何况那不知道是谁的混蛋甚至还想栽赃给我……


临也低着头,手指因为愤怒而被按的卡卡直响,头发遮掩下的赤色双瞳也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不可原谅,无论如何都要给那家伙点教训呢。


情报贩子嘴角扬起了毒蛇似的笑容


冰冷,致命,恐怖


新宿的情报贩子,正因为他的猿犬之仲被重伤而感到无比愤怒。


***


事件的起因要追回到几天前……也就是万圣的前一个星期。


那时整个池袋都陷在那个原自西方的娱乐节目的喜庆之中,城市各地都在张灯结彩,寿司店的黑白二人组准备着万圣节的特典寿司,电车四人组中二次元两人正在为万圣节的漫展游场费心,而高中生们也在青叶和正臣的领导下准备着“浴衣万圣节”什么的这类活动。


所有一切都笼罩在即将到来的节日的氛围之中,天下太平的也如同平和岛静雄期待那般平静。一切本该如此,原本就该这样,事情直到一星期前静雄还是这么想的,直到这周——


池袋发生了大型失窃案件


从寿司店丢失的寿司原料,到电车四人组的cos道具,再到学生们的浴衣,甚至于花边新闻的新闻材料,到了星期五甚至还有静雄和田中汤姆的节日奖金。


于是,愤怒的静雄去新宿找某人。


准备去揍他。


在静雄的三观里,一旦发生什么怪事百分之九十九都和那个人有关。


然后——


吃完拉面作为晚饭回家的临也在自家门口看的脖子上被切了一道口子的静雄倒在血泊中。


***

白衣密医叹气看着煞气冲天的友人,这是还是他认识临也以来第一次看见他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上次他被奈仓刺伤他都没有这么恼火。


“哈…,还以为静雄变成这个鬼样子你会很高兴呢。”事到如今,新罗只能苦笑的对低着头满身煞气的友人打哈哈。


“这跟那个肌肉白痴没有一点关系。”临也抬起头,嘴角挂起恶魔般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笑容。


“我不在乎那个肌肉白痴的脖子,无论他是被切进去了几毫米,几厘米,甚至是几米,都和我没有一点关系。那家伙一会从急救室出来是只剩一口气还是已经挂了我也一点不在意……哦……如果他挂了或许我会很开心?不过……”


临也顿了顿


“在我家门口用我不知道的原因把人弄到重伤——这无可原谅,无论是谁也一样。这是对我情报贩子的挑衅。”


“所以……”


临也冲新罗走前一步,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


“帮我一起……教训那家伙一下吧。”


情报贩子的声音深海般的冰冷。


***

10月29日 夜 新宿


白衣密医一脸复杂的表情,很复杂,那是一种一边恐惧一边想回头揍临也那个混蛋的复杂感情。


池袋密医,都市传说无头骑士的恋人——岸谷新罗,现在正在临也家门口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并且还有脖子上随时被切一刀的准备。然后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缩在自己背后的草里准备随时出手。


“啊啊,我和赛尔提的爱巢也被偷啦,一定是临也那混蛋干的吧!可恶!”


新罗一边背诵着临也给他的台词一遍惶恐的回头使了一个眼色。


——这的可以吗!?


——大丈夫!你就大胆的往前走!


躲在草丛里的罪魁祸首冲新罗竖起一个大拇指。


——……


一瞬间,新罗有一种回头和背后那个家伙拼命的冲动。


——啊啊……为什么我总是这么衰啊……


新罗在得知自己如果回头只会被那混蛋打死,而往前走则不知道会不会被干掉之后的命运之后,干脆闭上双眼,认命的叹了口气,大步向前的往临也的房屋走去。


***

——这一切发生都是因为医院的那次讨论。


“帮我一起,教训那个家伙一下吧。”


临也走前一步,几乎要帖在新罗的脸上,新罗则飞快的退了一步。


“等等等!???”


莫名其妙的扯进可能重伤静雄犯人有关的问题……这不是新罗想不想扯进去的问题,而是扯进去后安全绝对没有保障啊!!!——开什么玩笑哎!?对手可是连静雄都可以重伤的人呐?那至少他和静雄是同一级别的哥斯拉咯?扯过这种事里除了临也其他人都会连渣渣都不剩吧??


“临也,现在我们连对方的行动原因是什么或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样的毅然行动无异于自寻死路或说找死吧????”


新罗觉得自己为了阻止自己的友人自己都口不择言了。


“还去,没事啦,新罗。”


煞气全效,临也又回到以往的模样,说帅不过三秒就是这种人。


“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只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小的忙而已。”


临也一边笑着一遍冲新罗走去。


“不会有危险的,所以放心吧,嗯…。你一定是帮我的,对吧。”


“当然!!”


新罗大声回答,临也笑的更灿烂了。


——这不废话么?要知道,临也的刀子已经顶在新罗的小腹了。


***

——对不起啦,新罗。


躲在草丛里的临也心里默默说了声抱歉,冲白衣友人竖了个拇指,继续一动不动的盯着友人的身影的行动。


临也的计划很简单,失窃,自己家门口,找自己,受伤,这几个条件总结在一起,临也得出一个结论。“犯人希望这件事牵扯到自己身上。”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来找自己的静雄才会重伤。至于为什么,自然是有人要诬陷他,虽然临也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得罪到让人来诬陷他,但已经无所谓了。毕竟只要抓到那家伙之后可以慢慢拷问。


于是为了抓到那家伙 折原临也就打算引出他。就是现在这个办法。


——重演现场


让新罗在来找一次自己,依照自己的推理,那家伙一定会再次出现,虽然有点对不起新罗,但……临也有些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我不在乎那个肌肉白痴的死活,我只是因为有人在我的地盘上搞事让我很生气。


临也深吸一口气,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他听见了消失在视野尽头孽友的惨叫。


——这无可原谅


暴起,临也以和静雄干架的速度向住宅冲去。


然后……


他愣在了那里。


***

“哈……”


在临也用刀弹飞飞来的刀子,和新罗一起望着精密的陷阱设计。新罗情不自禁的对精妙的设计发出感叹,而临也则脸色铁青的“额”了一声。


这是临也自己设计的机关,准备在万圣节来对付静雄的。


被无数绳子穿在一起的小刀连起一个精妙陷阱,一般人只要稍稍动一下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可是静雄并不是一般人。



这点临也知道,池袋人也都知道。这种程度的陷阱绝对不能把他怎么样的。可当他低下头去观察地面……


突然豁然开朗


那里有一点银光闪闪的颗粒,那是一把小刀,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卡在了玄关缝里,正好露出刀锋。


“叮——”


与此同时,临也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临也从口袋里摸出一看


“哎……?”


一个巨大的问号浮上了临也的脑袋,来信者是九十九屋真一,没错,就是聊天室里的那个。


『那家伙居然也会主动联系我……?今天天地异变了吗?』


临也疑惑的打开聊天室……


然后


一切都清楚了。


——信息——


九十九屋真一:嘛,有时候饮茶君也真是让我搞不懂呢,居然去追查一个无名小卒的事情,不过算了,你做什么毕竟与我无关,嘛…我这里的情报有说那个小贼被捕了,是那个葛原干的哦。然后就是至于那个小贼为什么要这么做……这里你应该清楚吧,我对这些事情可是绝对不会深的哦,有兴趣的话就去自己调查吧,虽然很有可能只是些无聊的原因罢了。


***

?月?日 池袋


现在,这个看上去很复杂但实际上其实没什么只是一连串的意外而已的故事就落下帷幕了。那个感觉很厉害重伤静雄的犯人并不存在,或其实就是临也,准确说是临也设计的那个小陷阱。而静雄为什么被那个陷阱所伤只不过是在他打飞刀时脚下一滑然后正好脖子撞到地上那把刀上了而已。小贼在九十九的信中已经说明了和静雄受伤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两个事件紧密发生让所有人把他们联想在了一起而已。


在这之后的故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葛原警官抓住那个小贼之后也为大家追回了被偷走的东西。万幸那天在29号万圣节的前夜,于是很不巧除了临也静雄新罗Tom桑之外的所有人都通宵为第二天的节日准备。而传闻重伤的静雄也没有传说伤的那么重,在加上他超人的体质让他也没有错过万圣节,而感觉被静雄耍了(其实并没有)的临也则在万圣节那天打扮成一个小鬼敲诈了静雄一盒德芙巧克力。


哦……对了。值的一提的事情还有一件。


那天,神秘的九十九屋真一先生也在自己阿九的个人tiwttie上发布了一篇新的文章。啊……其实说图片更准确。因为说是文章其实就是一张照片和一句英文。


照片是临也敲诈静雄巧克力的瞬间,一个清秀的黑色恶魔在紫水晶般的夜色下向一个金发的英俊酒保索要一盒巧克力。


下面配了一句话


“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


还有一条id甘乐的留言


“别让我找到你真正的住址!”


                      end


评论(2)
热度(21)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