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列车轰鸣,碧海蓝天

*满足自己的脑洞,在旅行归途中的二人 (平行世界梗)  BGM:一半一半

*恭喜瓜老师登基!也祝愿静临吧在瓜老师和各位大小吧不懈的努力下越办越好!

*日常惯例(多久没有过了呢?笑)

食用愉快ヾ(@^▽^@)ノ

【正文】
***

列车轰鸣,碧海蓝天。

【10.00-12.00出云到池袋的列车已经到站,请各位从出云到池袋到城市尽快上车。】

随着甜甜的电子女声诉起列车已到站,平和岛静雄也随着喧暄嚷嚷的人群像蚂蚁一样想列车出入口涌入。

“啊,虽然日本民众总人数并不多,但因为领土面积的原因,平均人口密度也很大啊。”

恋人苍穹回声般的声线在耳畔想起,平和岛静雄将目光投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临也,对上恋人宝石般的双瞳。恋人对他俏皮的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嘴角挂着灿烂的笑容。

“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人类才这么有趣啊,在整个日本到处能在某一处转角遇到曾经认识的冤家或是朋友然后异口同声的说一句‘哎?你也在这里?’然后引起以前的仇恨或情绪什么的,啊啊,所以说,我最喜欢人类了!”

看上去是和往日无二的恶劣台词但是

“……不过也是这样,也才能让‘人’这种生物体会到‘世界’的美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小静可不是人类是怪物哦!但是……唔!”

但临也没能说出后面的话,因为他金发的恋人轻轻将他搂入怀中,给在他的额头留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去下一站吧。”

静雄替临也说出了后面半句话,此时列车启程。

古式的蒸汽列车发出咣当咣当的声响在铁轨上驶过,窗外在列车蒸汽上升的天空此时则是晴空万里,碧海蓝天。

***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几日,倒到平和岛静雄和他的恋人一起来出云前几天之前为止。

“下一站去哪?”

“出云。”

“出云?”

“嗯。”

“好,就出云。”

这是在他们在京都逛完宵山祭后的一番对话,没有任何前因后果,也没有任何理由,就是简单的一句问句还有及确认的重复一句,就这么简单的踏上了前去出云的列车,然后在下车迎接他们的就是一场出云多年没见的滂沱大雨。

“起始の雨呢,是个好兆头。”

结果就是临也伸出双手迎接这场在出云久违的大雨。

“传说每年四月在出云是神在月,不知道在遥远的过去神明在集会时会不会打折各种各样具有各地特色的伞来啊,哈哈,那样从天空俯视的话会不会满大街和打翻了染缸一样啊哈哈。你说呢?同为非人类物种的小静你怎么想?”

“或许吧……”

而静雄没有去理唠嗑的伴侣,而是将仿佛藏匿着星尘的棕色瞳孔投向站台外的倾盆大雨,嘴角挂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起始の雨,自己和那家伙在离开池袋之后不就是这样吗?……或许真是个好兆头呢。

大雨滂沱,城市曾经的黑幕和虎死留皮的都市传说在出云站台里欣赏这个传闻神之里的地方多年未见的大雨。

雨雾中的出云云雾朦胧,而在站台中的穿着和服打着纸伞的静雄和临也在路人隔着雨幕看来就仿佛神无月来出云的各路神明。

“就好像天照公和月读公呢。”

临也望着月台镜子和雨幕一起反射到镜面上的自己和静雄笑到。

***
这是一场没有目的的旅程,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程,这是一场只因为临也对静雄说“我们走吧。”就说走就走的旅程。

他们可能上午去北海道泡温泉,下午就跑去涩谷看忠犬八公像,在忠犬八公像还没呆几分钟,就到sky tree塔顶俯视东京,然后想吃拉面,就特地跑去六壁板,半夜想玩游戏一起去秋叶原打太鼓,然后突然想起了有宵山祭就马不停蹄的跑到了京都,到了京都想去看看四国的古战场,又跑去了龙恋之岛,到了龙恋之岛想起了大神,然后又飞奔出云,然后……他们又想到了哪里,踏上了列车。

我们没法评论这种旅行是对错,没法知道这样的意义,不可能晓得他们下一个目的在那里。

只知道,这场旅行中

有的只有无限的纯粹的爱,和伴随这爱列车咣当咣当的响声。

这是一个扭曲的故事。
一个扭曲的爱情故事。
藉着都市传说的嘶鸣,
抑或透过少年的泪水,
或者凭着归来的日常,
还是借由黑幕的消失,
也许是倚赖新故事即将展开的预感
——扭曲的爱情故事,
如今降下布幕。
只因为他们的感情,
已经不见任何的扭曲。

                        end

后记和贴吧祝福随后补完ww最后一段文复制drrr最后一段,啊啊啊挨到不行的一段,而且还是这篇文的灵感源泉之一ww






评论(6)
热度(11)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