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gar 绀色

路过的土嗨

【静临】我有一壶酒

*花样ooc,短♂小x

*太久不写文都不会写了x

*妈的我个智障

*斟酒临&鉴酒师静

【正文】

这是一个以酒相关的时代,一个政治,艺术,生活,科学都需要酒的大时代,在这个时代全民都是酒类死忠粉!所以说,在成为酒类大师自然会得到各种各样的人尊重,而作为一个不懂酒却装的很懂的样子的家伙……一旦被发现自然是万劫不复啦!好可怕~好可怕~嗨~——利拉·尾齿·在野的博客。

几乎是瓶艺术品。

静雄看着桌上那瓶红的发黑的液体发自内心的感慨到。

红的发黑的色泽昭显出它高贵的血统,精致的容器告诉大家它身份高贵,浓郁的甜香气息是在告诉静雄自己绝对是一瓶上等甜干,而酒下那一丝丝沉淀则完美证明了他至少有二十年以上的年龄。

——是瓶好酒,但如果不是那只跳蚤送上来的就更完美了。

“我这有一壶酒。”

此时将这瓶酒送到桌上的后就一直沉默的黑发斟酒师眨巴这他那对堪比做上等的红酒的赤色瞳孔用他天空般的嗓音挑衅般道

“可我搞不清它的品种,你能告诉我吗?小静?”

聚光灯集中在酒桌的中央,桌的的两边分别是金发的鉴酒师和将酒送上来的黑发斟酒师,聚光灯之上的大屏幕上闪动着“大决斗,最强鉴酒师vs最强斟酒师”这种煽动性极强的标题,而观众席上则聚集着世界上现在几乎所有著名酒类爱好者和酒相关职业大佬。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诉说着胜者将升上天堂而败者将万劫不复。

来自观众的留言

【临也这家伙无论怎么样都好啦。 ——巴裘拉】

【嘛,早就料到了会这样,虽然想说阻止你们什么的不过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啦,毕竟即使你们中因此死掉了一个也不过是我少了一个朋友罢了。——白面书生】

【……——塞顿】

【临也大人!——???】

【……】

“啊呀呀,看来观众绝大部分都是支持我的咧”即使是在关键时刻依旧可以悠哉悠哉的玩手机的斟酒临将屏幕调向鉴酒师的方向,嘴上勾起充满火药味的笑容

“要不要这样,小静你放弃算了,我也不是穷追不舍的人哦,所以……”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鉴酒师狮子般的双瞳。

“开始吧,临也。”

金发鉴酒师将手搭到了酒杯上。

                    tbc(end)

真的……脑内画面千百遍 写出就这卵玩意。

(இωஇ )

评论
热度(13)
©sugar 绀色 | Powered by LOFTER